从稀土事件、彭子明之州议会激辨谈起 ~ 政治上的应变能力与扭转乾坤的胆识?



我喜欢打桌球,而好友巴生小邓时常说这是sam sing kia的活动。


我从没告诉小邓说我喜欢打桌球,更喜欢打lucky ball

因为从打桌球的经验来说,它也提升个人在应付困境时的能力。

从打桌球lucky ball谈起,你并不会每一次都拿到好牌。但是取胜的关键并不是你会不会拿到好牌,而是在拿到一手烂牌时,你如何把损失减到最低,或是扭转乾坤,这才是打桌球的真正关键。


例如:曼联的费Sir并不只是在人强马壮时取胜,而是在他的人马受伤或是情况不利之下,仍然掌握分寸,调派人马,把输的机会率减低(甚致有时也明知是输,却尽量把失球减少!),这也是费Sir矗立英超不败的道理。



所以记得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会不会拿到一手好牌…..
而是如何在拿到一手“”牌时,仍然能把牌打好



政治亦然。



因此,我喜欢看政治演变,再看看政治人物的应对能力。



所以就从最近闹得沸沸腾腾的关丹稀土厂问题,再看看政治人物的化解能力吧。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本事把一手“好牌”打好,也看看拿到一手“烂牌”的有没有本事把它打顺?

-------------------------------------------


澳洲LYNAS稀土厂在关丹设厂的事件日渐扩大,致使在朝的国阵受到极大的压力。尤其是曾经代表州政府前往澳洲Lynas厂巡视与参观的马华二位议员彭子明与陈汉祥更是成为国阵在此事件中的挡箭牌。



说这两位州议员是挡箭牌其实并不为过,因为至今都没有一位U记的州议员同僚站出来声援。大家都明白关丹人的关心与愤怒,都不想惹祸上身。因此只见关丹群众与在野政党们集中火力,全力以这两位州议员为火力目标。



由于稀土事件日渐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因此无可否认的是在朝的、当家的州政府当然也感受到了。因此在昨天的州议会上会有一番激辨。当中,州务大臣也因为彭子明以民意的趋势而提出重新检讨此稀土厂时,更是雷霆大发,当场发飙说不如彭子明转换席位,做到反对党席位上去。更放话说此后不再让彭子明主办稀土讲座会云云而昨天12-04-2011本来的一场稀土讲座会更是取消,根据内幕消息更和此事有关。)



在受到了州务大臣的严词责斥后,也没从报导上看到有任何同僚出来声援。因此可以想像的是彭子明的压力真的是大得里外不是人。



I rest my case…



-------------------------------------------



从关丹政治的基本面看来,我倒是认为这其实对彭子明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关键是如何从中扭转乾坤。



熟知关丹当地政治的人都知道,彭子明在政治上确实是受到了极大的压力。从党内、党外,再来就是关丹的政治情绪。



以彭子明所面对的压力,可以分为:

1)从党内,他与本身的马青之间的关系,就如“水油交融”似的,暂时没有看到解决的迹象。因此,本身的马青区团更是在稀土厂方面以人民为依归,附和民意。这其实对彭子明来说不啻是一记重拳!



2)再说他本身的马华党内的关系(关丹、文冬、本身的英迪拉马歌达)也存在内部问题,而暗潮频涌更是公开的秘密。甚至也有谣传他在英迪拉马歌之下一届的州席位冻过水。


3)从早期大力为稀土厂“加持、背书”,而受到关心关丹稀土事件的民意冲激看来,流失的票更是至少减了三成。而民意的转向,使到他在稀土讲座会上更是频频被点名。



4)昨天在州议会上的“以民意为依据”,而要求重新检讨稀土厂后,更是立刻被州大老呛声,更是叫他情何以堪!也难怪他在会议后仍重申支持国阵的声明


-------------------------------------------


彭子明现在确实是拿到了一手烂牌。但是应该如何把它打好呢?


这里有几项政治上的可能方案可以研究。


方案一:什么也不做。就是根据州大老的看法为看法,撑稀土厂就撑到底。什么民意的就去他的!



数学系的教授时常说:如果你没有改变现况,演算后所得出来的结果就会一样。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进行实质上的改变的话,希望情况转好,会是一种政治上的梦想。嘿嘿,你已经得罪了州老大,本身党内又没有援助。而现在更是与民意背道而驰。你应该可以看见政治结果了。

这里有几个问题:州老大会同意下次让你出马吗?即使出来,民意会胜吗?如果没把握胜的话,党老大+党州老二会同意让你出战吗?




方案二:豁出去!就根据民意把声音放大,告诉州老大,你是直接以民意为依归。这样一来,就会得罪州老大,下一次会不会受到青睬,再度上阵就会成为未知数了。不过就会挽回之前失去的民意。而且说不定,就会成为人民眼中“敢怒敢言”的好样了~!(即使也只是这一次敢而已。不过,说到底政治就是这样,除了平时的努力累集外,有时倒真的还是要靠一点运气。



方案三:再度以州老大的意见为意见,大声地捍卫稀土厂,强调没有辐射、没有辐射、没有辐射….。这样一来,可能会挽回自己在州老大心目中的地位。下一次上阵的话,在州老大这一方面,就会减少许多阻力了。

但是党蔡老大会考虑再放你出来吗?民意?党内各头大老?其他区会大老?出来会胜吗?这才是关键的




还有其他选择吗 J


-------------------------------------------


以政治现实的角度看来,我倒是认为方案二是最符合现实的。
不过也是最考胆识、政治手腕 & 技巧的!



你想想:

1)如果敢敢跟州老大呛声的话,失去的民意可能就会在一夜间挽回局面。至少在以后的日子里,你还可以大声地说:“我真的是以民为主呀~! rakyat diutamakan…”,在民间口碑方面,就会立于不败之地。


2)这样一来,就完全堵截住了党内不同意见的看法。马青再不爽你、或是党内山头大老不爽你,也只会暗谷,因为在民意上你是占了上风的。


3)另外,如果民意汹涌的话,党老大在选将上阵之前,必定会考虑到派最有胜算的上阵。所以,就可以大打悲情牌,力挽乾坤!名单上还有可能会写下你的名字。


4)至于州老大方面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因为根据上一次的经验看来。即使州老大多么想郑老大上阵,但是碍于“不得插手友党”这顶大帽子盖下来的话,只要你是党蔡老大上的名单人选的话,州老大又怎样?还是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接受了。


再退一万步来说:你真的上不了名单,也可以成为第三势力。因为民望还是有的,谁谁上阵都要看你的脸色呀。搞不好,这还可以成为你谈判时的筹码….

(怎样应付州老大?我想好了腹稿….不过就卖个关子先。)



-------------------------------------------



当然
怎样选、选什么、做什么、怎样做….
这一个头痛的问题就不由我了。


我只是个说故事的人….
听完了?
拍拍手,给点掌声咧!哈



Labels: | edit post
2 Responses
  1. 幸運な男 Says:

    老师,您错了!只要污桶有心要捧某人哪怕有再多的条规它也是看没有的!君不见“中国制造党”在Hulu Selangor by-election不是硬硬被迫临阵换将咩!


  2. chua1234 Says:

    阿BAI:
    U记确实霸道,尤其是在你所说的那一场。不过,政治的改变并不止是一个变数而已。也关系到有关课题的重大性、当地政治势力的分布、人口的结构、当时的政治气氛、政党双方的势力、当时污桶本身的势力争逐....甚至有时也会出现“围赵救魏”的可能性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