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道坚先生共勉:从微观与宏观来看520集会》




感谢道坚先生在我的facebook里的留言:

"对于蔡老师所提关丹开办独中,我们纯粹是以社区需求的角度出发,给当地父母孩子提供另一种教育制度的选择。关丹办独中给丹中,在短期内肯定会有负面的影响,我们也与丹中的董教袒诚交流过,大家都能从独中发展的宏观上,以及关丹社区的需求上看待关丹办独中的诉求,认同一致努力落实关丹独中的开办。今年(2012)丹中学生人数为542名,对比09年的37310年的389,以及11年的474,学生人数有显著的增加。彭亨的学生约占3640%,从09年到12年,分别为140140189208。以县来说,而连突及淡属居多,关丹的丹中学生人数,从09年起,分别为28232230,其中拾多位为董联的保送生。传统来说,丹中学生来源,丹州约40%多,登州近20%,彭亨近40%,其他约2%。值得一提的是,丹中已采取步骤,提升丹州,特别是哥打巴鲁的生源。蔡老师若欲知道进一步资料,我们可以安排时间聊聊。谨此向蔡老师关心独中的实事求是的态度,表示我的敬意。"

------------------------------------------------------------

首先感谢道坚先生的赐教,而且从文中提供确实数字,并以理性精神讨论独中课题,而不只是如其他“”华教文章中一昧付诸于狂热情绪的精神,深表敬佩。这是华教中的一股清流

写了之前一篇之《从关丹的《争取复办独中集会》的520谈到吉兰丹中华独中的460》,收到不少朋友的私下与sms询问(好多朋友都不方便在facebook里留言),当然也包括了不同立场的朋友的激烈反映。不过这就是《王风。黍离》所说的“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吧?(一笑)

后来,也有一些朋友希望我在520之前再写些文章出来,但是我总是觉得这意见不好。在520之前写一篇,算是表述对自己的看法,但是一而再三地过激反映,或许不是君子所为,甚至有破坏520之嫌。讨论的目的不是在于破坏,而在于理性。520集会的定位或许有待商榷,但是它仍然有其积极的一面它表面上是争取复办关丹独中,其实是凝聚了社会层面 各阶级对于华文教育长久以来受到施政不公的一种反射。这是我们应该加以肯定的。我想,这或许就是从宏观角度看待此次的520集会了。

520之前,华教斗士准确地选择时间切入点,大占报章篇幅。而520过后,木先生和廖先生继续大唱双簧,一唱一和、黑白脸相继上映。而华社的悲情继续….道坚先生的这一篇回复,令我有着再写一写的冲动,让大家从另一个角度看看复办独中。

------------------------------------------------------------
在“争取复办关丹独中”的事件中,或许我们可以从三个不同的观点探讨:

1)  宏观
2)  微观
3)  期待与祝福

------------------------------------------------------------
在社会科学中,一般来说,我们通常把从大的方面、整体方面去研究把握的科学,叫做宏观科学,这种研究方法,叫做宏观方法。通常把从小的方面、局部方面去研究把握的科学,叫做微观科学,这种研究方法,叫做微观方法

抛了一点书包,其实我只是想说:《微观》是《宏观》的基础,双方是相辅相成的。“宏”、“微”之分只是以学说之分,而无关格局大小。


从宏观角度看《争取复办关丹独中》

我们先看看彭亨华校董联会所发表的争取复办的文告,才比较公平。

教总网站转载(注1):(http://web.jiaozong.org.my/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1636&Itemid=1

1     从彭亨华校董联会所发表的争取复办的文告看来,只有第三点“设立华文独中没有违反联邦宪法和教育法令”符合宏观角度。如果突破这一点的话,就可以带动整个独立中学的准证申请,以法律与地方上的需要而争取设立独立中学。

我绝对认同以《一点》突破《困境 的策略性作法。

但以现实层面来看,国阵政府会以“个案”情形来处理“争取关丹独中”这一事。因为华文教育无疑在政治上还有它的重要据点,也有市场。国阵政府(即使民联政府的橙皮书也没把独中教育的设立法据列入。)政客们一定会好好利用这一块好题材,以便随时炒一碟好菜。最近520过后,木油丁先生“无权拍板”和廖先生的“大门还未关上”的说词就是一个明证。


以董总的角度看来,如果突破了华教长久以来的困境,自然的,现今的教育困境,包括设立独中、承认统考文凭、华小师资、根据社区需求建立学校、基金等等问题就会有极大的跃进。这是从复办关丹独中来争取大格局的一环。与今天的主题相去甚远,表过就算。


宏观的期待有赖于整个政治气候的趋势而定。它有着时间和政治微妙变化的化学作用。


从微观角度看《争取复办关丹独中》
在短期内,争办关丹独中或许会带来另一层面的冲击。


1  从地理环境看关丹独中对丹中的冲击。(这在我上一篇的文章中有发表过,这里不再赘述。)而我之前在上文提过的460人数是取自之于学校网站。感谢道坚先生所提供的确实数字,以供进一步的研究。(学生总人数542彭亨学生人数208,约占38.37%

       根据所显示的资料数字,丹中的学生来源主要是东海岸三州,其中吉兰丹彭亨各占40%。关丹独中的成立肯定会给丹中带来极大的冲击。去掉了彭亨州的话,或许丹中只能把学生来源锁定在吉兰丹华小。但是根据《2012年各源流小学人数统计》(注2),整个吉兰丹华小只有14所,而总人数是6326

       此次的争取复办关丹独中其中一个论点是以区域性的角度出发,对丹中的影响自不待言。无论如何,我对于丹中校方曾在报章上发表有信心关丹成立独中并不会影响丹中的学生来源,并会大力加强招生力度表示欢迎,并给予祝福,只是担心丹中会陷入巧妇无米之窘境。


2  独中的生死存亡,胥赖于学生来源与经济。
       学生人数、学校经济、师资等等有着莫大的关连。其中一环如果有问题,就会衍生各种问题。本文的主要目的只是探讨成立关丹独中立竿见影的影响,避免丹中与关丹独中陷入两败俱伤的局面。

以“宏观”角度看来,时间性是最重要的一环。大家会认为在“最短的时间内”我们可以达致“全面性突破”吗?(也就是说政府全面地把华校问题会以制度化角度看待,而不是以政治性角度。)答案大家心里有数。

因此让我诚恳地说:全面制度化设立华校或独中可以继续坚持努力,但暂时无疑还不能天真地认为在集会过后会立即水到渠成。如果我们无法在某个时间段里来解决《宏观》层面上所有华校问题(包括独中)的话,是不是我们就应该想方设法,先培元固本,以强化华教本身的软体与人文,进而加强独中本身的本钱?

我必须再次重申:我强调提升独中软体的当儿,也并不是阻止硬体的提升,甚至增加独中的数量。鱼与熊掌如能兼得固然很好,但是如果只能择一,我宁愿以“培元固本、提升本身”为主要策略。基于这一个原因,我因此觉得,如果以争取复办关丹独中,而影响《区域性的独中》的生存的话,520集会确实有待商榷的余地。


期待与祝福

1  强化软体,才是王道。诚如上一篇所讲的,我认为关丹不是不可以建独中,而是事有先后的问题。抱着“独中一家亲”,强化现存独中(例如:丹中)的软体,才是正确的作法。要开拓学生人源就必须竖立本身的强点,进而吸引学生到来就读。当学生人数爆满了,要建立另一所独中就有其《需要性》与《正当性》了。

2  在强化本身的当儿,华社诸公有必要加速以校养校的策略。(这又是另一个大课题?)

       从长久看来,这是一个比建设新独中更重要的一个环节。只有在确保独中经济来源无虞之下,才会有着长治久安的局面。独中也可以在无后顾之忧下,茁壮成长。我认为我们无须执着于独中的《数量》,而是应该关注其《质量》。
      
       如果硬要我选择其中一项的话,《质量》会是我的首选,而不是《数量》。没有“质”,再多的“数”,也不会带来实质的效果。教育不就是以“树人”为目标吗?
      
       从中国政治气候的角色日渐吃重,我依然对中文的前景乐观看待、更对独中有着期待与祝福。从各角度探讨问题,主要是让大家对事情的演变有着心理上的准备。是为: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不支持520集会并不代表反华教,也不代表格局小了,更加不是抱着“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自大心态,而是希望从小处着眼、从大处坚持,让大家理性探讨,对每一个华教策略小心谨慎,让华文教育会更好。


520集会看后续演变…..

1  我国第一号人物曾给关丹独中亮绿灯,但是却给第二号人物给捻熄了,接着再有《不知第几号的人物》跳出来暖颊。后续虽然不知如何,但是甚是感慨:“君有言,但言不行。诚不智也。

2)    各方政客、斗士跳出来表演,一时刀光剑影好不热闹。但是520集会的有几个论点?论点是什么?都给模糊了。竟然还有人号召再次发动XXXX集会,我看了真是摇头不语。风头还没抢够吗?(难道您不知集会主办得越多次,人民就会越疲于奔命、执政者就会越免疫、集会就会越不容易引起共鸣、目标就会越不可能达成?…..斗士们的脑壳坏了吧?


华文教育仍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1  我们可以据理力争,但无谓悲情上演。
2  我们可以强调独中的强项,但不须放大国民型中学的问题。
3  我们可以欢迎各界政治人物或是华教斗士的善意支持,但无须跟着起舞。
4  争取有节、据点有理,不亢不卑,进退有序。与道坚先生共勉


(注1

(注2
Labels: | edit post
0 Respon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