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3-2013~读梁文道之《大快人心》有感



今天是23-03-2013….
从前几天开始到今天一大清早….
某方面的讯息以排山倒海的sms、报章短讯、面子书…..
来势汹汹
非把“你”斗死不可……

而朋友之间也share & like个不亦乐乎
仿佛在sharelike之间把快感昇华成本身超凡的英雄感….
这在平凡如我之辈是无可能体会到的

于是勤力地、卖力地、全力地、大力地点点按指尖下的键盘….
仿佛只须用滑鼠《点一点》….
就能把乾坤扭转
就能把多年来的委屈一泄如千丈银河天上来….

清醒如我辈之凡夫俗子
偶然在吹吹关丹海风之余看到梁文道在8-1-2011年发表的文章:“大快人心”

读了真是大快“我”心
文笔不如文道先生
铿锵有力的文章
虽然时年有月
但是真理就是真理

(偏偏有些人的真理的有效性只能维持到大选之后哈。你们不信?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特此把梁先生的文章转载在个人的部落里与大家分享
来,来一客好文章吧!

----------------------------
转载自梁文道部落格:http://blog.163.com/liang_wendao/blog/static/11380230920110811350981/
----------------------------

大快人心就一定是个好东西吗?当我们使用这个词去形容某些政策时,有否想过其实是多麽地含煳,它也许可以用来称讚一项德政,但它不一定能够用来描述好的政治。民粹主义在政治学里是个污名化了的概念,虽然它能在一些特定时刻推动民主化的过程,但大部分人都很鄙视它,一提到它就会想起希特拉和墨?里尼。可是千万不要误会,以为它只专属于独裁威权政府。不,即?是实行代议民主的国家,同样会变成民粹主义的沃土,?如英国前首相戴卓尔夫人搞的那一套,就被一些左翼学者斥之为“威权式的民粹主义”。又如?丁美洲有不少国家虽然具备形式上的民主普选政府,但它们一样有长远的民粹传统,而且甚麽?场都有。前几?出一批人大谈自由化,鼓动风潮,再过几?又来了一群左派英雄,声称要还富于民。

民粹主义的最大特点就是它没有固定的政治意识型态,可以左可以右。它的本质不是一组政治价值,而是一种情绪,一种压恶精英,藐视既存制?的情绪。每当社会上积压了许多不满,就会有人跑出来告诉大家,这全是一小撮精英的错,他们把持了体制,把属于全民的东西异化成自己的玩具。这种人往往是在野的政客,他鼓动这种情绪,然后以改革者的形象上台。如果他是右派,他要打击精英就是庞大的官僚阶层;如果他是左派,他要打击的则是经济上的垄断阶层。?妙的是,有些改革者本身就是握有政府的最高领袖,他认为自己和人民中间有一道巨大鸿沟,不颠覆那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僵固体制,民情就不能上达,他就无法毫无阻碍地听到人民的心声。

民粹主义的问题在于它披上了民主的外衣,骨子里却瘫痪了民主的真正动力。因为任何种类的民粹政治都总是把政治领袖和人民设定在一种应答的关係上,要不是人民高声呼救被领导听到了,就是领袖发出号召被人民响应了,他们追求最透明最直接的连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心连心地站在一起。

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为甚麽要说它不民主呢?理由很简单,因为它不需要人民变成公民,不需要公民的主动参与和积极创造。你要甚麽告诉我一声就行了,一?有我,不劳你费心思??用不着你卖?行动。你要的我都知道,你的心声我都明白。你甚至不用透过议员和媒体说话,因为他们可能也是坏体制的一部分。取消一?中间组织,取消公民的动?,取消任何构成公民社的必要条件,让公民变成被动的百姓,领袖自会满足他们的愿望。所以政策何以追求大快人心,政治却不能以此为最高目的,因为大快人心这四个字里的人心往往是很被动的,政府不应该总是以取悦人心为目标,人民也不应该把自己矮化成期待被人“大快”的一颗心。

真正的公民不是需要被讨好的消费者,而是有行动能?的参与者;政府不只是瞭解他们的生产商,而是他们实行愿景发挥权势的工具。我们如此习惯大快人心的说法,总是盼望着被人“大快”一场,却忽略了民粹与民主。虽一字之差,其实大矣。



----------------------------
好的文章就是好的文章...
它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放心,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我会证明‘他们’是错的...
嘿嘿...
----------------------------








1 Response
  1. Name No Says:

    Life always has a lot of smiles, I hope that my smile will be your smile.
    Yepi
    Friv 2
    Ki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