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2013 ~ 《我喜爱马来服装,并不代表我讨厌唐装!》



我喜爱马来服装,并不代表我讨厌唐装。
同样的,我喜欢喝咖啡,并不代表我绝对不喝中国茶。
这世界绝对不是“黑”,就“一定是白”。
这世界还有七种颜色,称之谓“彩虹”….

再说
如果中华人文与文化只能籍由唐装或是普洱茶来彰显的话
我们引以为傲的人文与文化岂不是苍白得近似无能,抑或是浅薄得近似可怜?

我觉得大家都热衷于批评….
“批评”到忘了别人也有不合你意的地方
“批评”到忘了别人也有不同意见的权利
“批评”到好似失去理性似的


仿佛只要拿了一枝利笔
别人一定要和我同一个鼻孔出气

因此也就会出现了
只要听到别人批评主子
就会立刻跳出来批评别人给猪油蒙了心
的好笑事


我,蔡若峰,绝对讨厌二元思维!
看了闾丘露薇的这一篇文章
真他妈的深得我心!

尤其是最后的两段:

----------------------------------------------

…..喜欢上纲上线,喜欢贴标籤,喜欢下结论,喜欢归类,忘记社会的多元,忘记每个个体,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忘记个体的独立性,自己当惯了奴才,总觉得别人都有个主子。 结果就是讨论变成了声讨,批评变成了攻击,社会最终缺乏理性。

有一些人,总是觉得别人都是容易被煽动,被洗脑,或者被操控。 其实只要想想自己,如果觉得自己很聪明,很有思考力,很难被别人左右的话,为何别人不能够也是这样呢?….

----------------------------------------------

转载自闾丘露薇之《二元思维》


批评A,马上有人觉得,你是在表扬B. 比如你批评中国政府在某些方面做得还不足够,有些人就会觉得,你是在表扬美国政府。 或者表扬了美国政府在某些方面做的好,那就是一定在批评中国政府。 其实何不就事论事,做得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一大群人裡面,听到几个人说赞成A,马上得出一个结论:这群人都是A的讚同者。 比如看到有几十个香港民众拿着港英旗帜上街,就觉得所有的香港人都抗拒中国。 为何不明白,个人的行为只是代表个体,就好像有中国游客在国外涂鸦,并不代表所有的中国游客素质低下?

有人批评现在不好,马上会得出结论,这些人一定觉得过去更好,比如香港民众批评现在的特区政府,马上会有很多朋友觉得,这些人就是在怀念港英殖民时代。 其实人都有对更好的追求,现在做的不好,并不代表过去做的就一定好,事实过去可能更糟,只不过现在的人,要求更高。

喜欢上纲上线,喜欢贴标籤,喜欢下结论,喜欢归类,忘记社会的多元,忘记每个个体,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忘记个体的独立性,自己当惯了奴才,总觉得别人都有个主子。 结果就是讨论变成了声讨,批评变成了攻击,社会最终缺乏理性。

有一些人,总是觉得别人都是容易被煽动,被洗脑,或者被操控。 其实只要想想自己,如果觉得自己很聪明,很有思考力,很难被别人左右的话,为何别人不能够也是这样呢?


3 Responses
  1. Han Hen Koh Says:

    副校长还酱有时间上网写些有的没的!哈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3. With a Hotmail account, you can send and receive emails quickly and easily as well as login and use all Microsoft services.
    hotmail login | sign in to hotmail | create hotmail account
    This is the game so players feel very fierce , adventurous . You try to join and play this game , you will feel great like.
    strike force heroes | strike force heroes 4 | tank trouble 2
    slither io | earn to die | goodgame empire | happy whe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