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下车,这辆车我不搭了….


这一段取自《当今大马》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37513)

“巫统全国副主席阿末扎希昨日警告马华及民政,不能只满足于成为国阵的“乘客”,今日遭到马华总会长蔡细历的反驳。........”


我不知道从吉隆坡乘车到布得拉再也要多少车费?

(因为汽油刚刚起价,午睡的德士司机仍未调整车上的meter)


不过看样子

国阵这辆车子迟早会半路停车了….


体积较大的责怪娇小玲珑的….

都是你乘搭我们的车….

才使到车速加慢

慢呑呑的

差一点在某年某月的某日翻车!

(对了,我想起来了….是某年的三月八日)


另一辆新的车子披着蓝天

顶着白云….

乘着火箭….

越过月亮….

直奔布城….

(就像是David Villa单刀直挑龙门,面对不知如何是好的门将.)

(希望不是世界杯决赛中的小飞侠,两度单刀战吕布…..结果雷声大、雨声小。颗粒未收)


吵吧吵吧....

反正日本邮船“池早丸(迟早完)正缓缓地向着巴生港口开来….

(经过艳丽夺目的PKFZ四个大红字时,请帮我看看里面还有人吗?…….)


我在想….

(望着抽屉里静静躺着的马华党员证….)


可以不可以说一声:d-i-a-m-d-i-a-m


好吧!我下车,这辆车我不搭了….

然后昂着头….

望也不望…..

留下体积较大的阿末


可以吗?

我们敢吗?


以下取自网络的

战後日本财阀迅速复活,日本邮船在1949年便在日本重新上市了,它在五、六十年代以来,随日本经济成长而活跃国际海运。战後反日情绪高涨,在省港澳出现「日本邮船迟早完」的歇後语,究竟是那年那人所创已不可考。有谓是「池早丸」的借音,但日本氏名及地名均无「池早」,我翻查日本邮船的资料也找不到「池早丸」,大概是恶搞虚构出来的名字。我在童年(60年代及70年代初)时,「日本邮船迟早完」已经十分流行,反映战後初期的反日情绪及对日本货的不良形象。

Labels: | edit post
3 Responses
  1. KOH Says:

    敢问蔡兄,您的chulai有下车的胆量吗?


  2. chua1234 Says:

    自己下车事小,
    连累到儿子没官做事大....

    其他的还有赖小Koh兄你分析分析...